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2kkj.com >
裁员、合并社区团购终局将近?未必
发布日期:2019-10-09 20:06   来源:未知   阅读:

  文 杨绚然编辑 尹茗 8月8日,松鼠拼拼的所有员工喜气洋洋,正在筹备马上到来的公司周年庆。对李凯(松鼠拼拼某前员工,化名)来说,更好的消息是,“杨俊告诉我们,公司的新融资马上到位了。”从美团跳槽到松鼠拼拼,李凯以为自己坐上了快车道,没曾想,入职短短几个月,没有等来公司融资的消息,却等来了裁员的通知。几乎是一夜之间,松鼠拼拼从2000多人骤降为几百人。而那时候,在松鼠拼拼内部盛传的,是将要并购你我您的消息。但剧情却在松鼠拼拼被爆出裁员的一周后出现反转:十荟团官宣并购你我您。并由原十荟团的联合创始人陈郢,担任新十荟团的董事长和联席CEO;原你我您的联合创始人刘凯,担任新十荟团的副董事长和战略部负责人。而就在最近,社区团购公司同程生活宣布完成新一轮1亿美元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亦联资本、同程资本、广发信德、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超额追投,同程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吴志祥个人跟投。裁员、并购、融资……这个一度席卷数十亿融资的“风口”,究竟发生了什么?行业真的终局将至?

  杨俊曾经和美团创始人王兴同一战壕中征战10年,一起创办了饭否网,后来成为美团铁军的核心人物。而社区团购这个赛道,也像极了当年的千团大战,低门槛、玩家众多、竞争激烈。“松鼠拼拼重要岗位都是美团的人。”李凯说。拥有浓重美团色彩的松鼠拼拼一经创立,就受到不少投资人的追捧,获得了IDG资本、高领资本等一线投资机构的青睐。但对于社区团购来说,低门槛的是模式,“入门”后的供应链能否玩的转,才是决定成与不成的关键。生于1983年的杨俊,过往的经历中并没有真正做过供应链。“对于供应链来说,采购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如果不能处理好贪腐、压货问题,成本会急剧上升,但这些都不是杨俊所擅长的。”李凯说。也许在杨俊的眼里,速度和规模才是最重要的,但这中间或许也夹杂着不少无奈。“现在大家都面临的窘境是,不扩张就融不到更多的钱,扩张的话就意味着要支出更多的成本,一旦融不到资就会出现问题。”鲜乐拼创始人赵子侃对创业邦说。于是,赵子侃选择在去年把项目出售给了美家优享,因为他当时判断,如果融不到更多的钱,只会越做越边缘化,所以果断出售。对于在资本主导下的风口上的创业公司来说,其发展有时候是非常态化的,但颠扑不破的一条是——如果自身没有造血能力,现金流一旦崩盘,就很难存活下去。但显然杨俊过于乐观,把太多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融资上。“现在VC是非常谨慎的,特别是对于需要持续烧钱,但并不能一两年看出结果的赛道,有前车之鉴更是慎之又慎,因为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够看到盈利 。”李凯说。创业邦从从业者内部了解到,目前,社区团购公司几乎全部处于亏损状态,他们的整体毛利基本上在20%左右,扣除团长的10%利润,再加上履约、配送、仓储成本, 算下来是亏本的买卖。但“瑞幸”的上市,为行业打了一剂强心针。很多人觉得,只要能够快速做大,就成功了一半。但多数时候大家更愿意看到成功,却潜意识的忽略了那些倒在创业路上的案例。比如与瑞幸结局相反的去年轰轰烈烈的无人货架,它们用近乎惨烈的事实证明,盲目扩张最终的结局只有倒闭。“资本并非不能容忍绝对的亏损。”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对创业邦说。所有电商在铺市场的时候有铺货成本、扩展成本,因此在运营上、品牌上资金的需求量大很正常,而社区团购不仅需要抢占市场,还需要教育市场,所以短期之内没有利润很正常,但这种状态也不会持续太久。“我预计,在一年半到两年之内社区电商竞争的窗口期就会结束。”杨歌说。但虽然同属“烧钱模式”,本质并不尽相同。在杨歌看来,瑞幸是“经济单元完整”的烧钱模式,其他出现问题的公司都属于经济单元不完整的烧钱模式。而他所谓的经济单元完整,是指每铺设一个点,建立这个点所需要的财务,包括开户成本、打平周期,以及回收开卖成本周期,为总部提供利润的周期已经计算清楚,并且可以进行复制,然后用这种方式来进行融资、扩张。“但现在社区团购每一种模式都没有达到业务完整性,还处于摸索状态,如果这样还在烧钱,那就是赌博。走都没有学会,就去跑,那肯定是有问题的。” 杨歌说。

  坊间传闻,松鼠拼拼大规模裁员的导火索,是今年7月,杨俊帮助你我您垫付了部分供应商欠款。“如果不是这个,你我您可能就倒了。”一位社区团购从业者对创业邦说。而杨骏之所以在自身现金流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作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他认为这会为他获得新融资夺得一定的筹码。而社区团购的风起,资本一直在其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资本可能成就你,也可能抛弃你。创业不是赌博,创业者也不是赌徒,要将所有的筹码全部压注一张牌。显然,合并的故事并没有打动资本。戏剧性的是,松鼠拼拼现金流出现问题后,你我您很快转投了十荟团。8月30日,他们高调宣布合并的十荟团和你我您。十荟团联合创始人陈郢的内部信中将这次收购比作胜利会师,他说,胜利会师之后,新十荟团已成为社区团购行业内战斗力最强的团队,将形成多个月销售额超过5000万的城市圈。但在外界看来,这次合并更像是抱团取暖。拼多多、每日优鲜、美菜、苏宁…….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型公司也进入社区进行布局,这个赛道变的越来越复杂。“现在很多资本就是抱着这个心态,希望能有接盘侠,想炒作这个风口。但事实上,这个赛道玩家不应该这么多, 钱也不应该这么多。”李凯说。在具体的运营中,虽然大家属于同一赛道,但模式并不尽相同,有些以社区门店、自提点等为依托,有些则采用微物流直接触达消费者,而不同的模式就意味着不同的运营成本。有社区团购创业者甚至对创业邦说:“目前行业里只有两家公司,一家叫做兴盛优选,一家叫做其他。”因为在他看来,除了兴盛优选,其他家都活得不太好。虽然这话显得有些极端。但他背后的逻辑是兴盛优选所依托的门店系统。加之兴盛优选有很多年的门店经营经验,以及大量资本的注入。“它有基础,懂零售,采购成本又低,同时,它开新城不是盲目的,而是围绕长沙周围拓展,再周边城市和省份,这样物流比较集中,而其他家都是遍地开花。”上述创业者说。目前,从事社区经营的人群大致分三类:第一类是供应链起家;第二类则是移动互联网和电商起家;第三类为做传统地产起家。而这三种人在一开始的成本结构都有所不同,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大家都在进行竞争。无论是上述创业者还是杨歌,都更看好供应链起家的入局者。“我觉得供应链的成本更低,因为它是一个精打细算的财务闭环行业。做地产的本身资本量比较大,所以他们自己承担成本的能力也比较强。做互联网的如果他们做私域流量的玩法还是和传统流量的玩法类似的话,其实成本并不低,因为这两年互联网的ROI(投资回报率)和投放效率都在降低,所以有效性不是很高。”杨歌说。

  “两年之内竞争就会白热化,今年小玩家都没了。”有投资人如是说。而近期发生的这一些列事件,都不免让人觉得,社区团购是不是终局将近?去年,杨歌曾对创业邦说,社区团购风口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但从目前看来,随着越来越多人进入,风口比他原本预想的要久一些。“去年认为不会太长,觉得太碎片化了,今年风口少,进来的人多,把供应链的人全卷进来了。”去年杨歌并没有把供应链和地产的人算在里面,但今年他们都在这里交锋。团购这个词也已经从以前狭义的广义化了。而狭义的团购风口可能一两年就过了,广义的团购则把产业互联网都纳入了其中。裁员、合并,目前来看,很大可能也仅仅是这些创业企业路上遇到的必然性问题,而不是行业到了终局的预兆。一方收购企业的一夜间裁员2/3,一方被收购的却可以一夕另投他人,商业的现实故事很多时候比杜撰的故事本身更戏剧,但同时也至少表明,社区团购行业的玩家之间,存在着更多的可能性,后续故事的跌宕起伏也许正在酝酿。裁员的松鼠拼拼,合并的两家以及更多的玩家都仍然是故事的主角。裁员之后,松鼠拼拼把不少直营业务改为了代理,但如何更好的管控代理,本身就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因为社区电商最重要的还是渗透和管控能力,在运营的时候整体一致性很重要的,如果快速加盟不是很利于商业模式的整体管理。除了自身的运营问题,社区团购所依托的团长体系,不少开始跳出原有体系另立门户,联合其他团长跳过社区团购公司自己找货,同时,在QQ上还可以找到不少社区团购团长群,创业邦加入其中,发现每天都有不少供货方在群里发布产品信息,感兴趣的团长可以直接向他们订购并进行销售,从而赚取更高额的利润。“这时候社区团购公司可能会受到很大冲击,因为一些毛利高的产品就被别人拿走。”赵子侃说。但杨歌认为,团长自己找货并不会对社区团购公司产生较大的影响,因为当团长的下游流量达到一定规模,对上游的控制力变强之后,就可以跳出来自己做。但最后这个市场还是拼运营,谁占有市场更快,谁更具备狼性,谁的财务模型好就更有机会胜出。目前看来,这个行业很难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因为行业本身产业集中度相对较低,碎片化严重,包括产供销端和商业模式的碎片化,同时存在地域化的特点,加之不少公司也都在拆分原来的电商市场再去做社区电商和社区团购,因此,多家并存最有可能。对于目前的社区团购而言,市场还处在上升阶段,用户习惯也正在培养,整合洗牌还有待时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